查看內容

中國制造的下半場,有一場硬仗要打

  • 2019-06-06 17:45
  • admin
  • Views

神戶鋼鐵的數據造假門還在發酵,很多人出來給這家企業說話,強調雖然數據做了假,但僅僅是沒有達到客戶標準,基本達到了國家標準。

  這話沒錯,神戶鋼鐵的造假不是主觀故意,而是在業績壓力下的“迫不得已”。但即使如此,此事件依然折射出曾經被神化的日本制造的衰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神鋼危機尚未過去,日產質檢造假事件再次擴大。日產汽車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在日本橫濱總部再次召開緊急新聞發布會,就無證人員進行新車質檢一事道歉,并承認“20多年前就形成了慣例”,日產給日本制造又補了一刀。

  還原真實的神戶鋼鐵

  神戶鋼鐵雖然規模不大,只排到日本鋼鐵行業的第三,但這家企業在業界卻有著極好的口碑。它既是“日本制造”的典型代表,也是鋼鐵業轉型升級的成功模板,其企業文化建設更是可圈可點。

  然而這樣一家優秀企業卻爆出了系統篡改質檢數字的丑聞,給人們帶來的震動不啻于學霸作弊。

  十月八日,神戶鋼鐵在日本經濟產業省的強令下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承認其長期篡改鋁、銅等制品的出廠數據,把不達標準的產品供應給客戶。造假歷史竟長達十年。

  作為上游產品,神戶鋼鐵是包括豐田在內眾多企業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供應商,甚至波及幾個日本的軍工生產企業。

  神戶鋼鐵其實早已經不是一家傳統意義上的鋼鐵企業,早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神戶鋼鐵就從鋼鐵冶煉行業逐漸向機械、有色金屬、電力等行業轉型,在很多領域有明顯技術優勢。例如,就在今年7月,剛剛為三井造船生產出長達22米,重500噸的全球最大柴油機曲軸。即使在傳統的黑色金屬領域,其生產的也都是最高技術水平的材料,如抗腐蝕高強度鋼板、高強度超薄鋼板、高精度鑄鍛零件等。

  也就是說,神戶鋼鐵目前的幾十種主要產品中幾乎每一種都是中國制造業企業夢寐以求的產品,幾乎每一種產品都吻合中國人對“工匠精神”光環環繞下日本制造的想象。

  同時,神戶鋼鐵還是一個特別注重企業文化的公司。在公司2014年6月修訂的新版《企業倫理規范》中信誓旦旦地寫道:

  “特別是高層經營管理人員,要以實踐本企業倫理規范作為自身的重要任務,率先垂范。

  在發生違反企業倫理綱領的情況時,高層經營管理人員自身要對內外表現出解決問題的姿態,努力查明原因,防止再次發生。

  此外,如有威脅人身健康或安全的情況發生時,要承擔責任,迅速準確地向社會公開并做出說明。”

  為下一個100年制定企業愿景——這種打造千年老店的抱負如果不發生篡改數據的丑聞,完全可以成為《基業長青》(作者為詹姆斯·C·柯林斯、杰里·I·波拉斯,全書主要講述了一群真正杰出、歷經歲月考驗的百年企業從創業之初發展至大型公司的情況)的經典案例。

  日本制造業衰落,是大勢所趨

  日產汽車也一直以技術精湛著稱,自稱“技術日產”,一直以來也是日本制造的代表之一。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追本溯源,神戶鋼鐵和日產汽車都是業績壓垮文化的俗套故事。

  這種故事在企業的初創期極易發生,但隨著企業的成長,在企業獲得競爭優勢進入平穩期便不太容易發生,而企業在行業競爭中走下坡路,處于疲態的時候,這種苗頭則又會明顯抬頭。

  日本企業近年來丑聞頻出,從高田氣囊破產事件,到東芝的財務造假,再到三菱汽車對燃油效率數據造假,直到現在的神戶鋼鐵和日產汽車的數據造假,自我夸耀并被很多企業熱烈追捧的“工匠精神”被頻頻打臉,最根本的原因是日本企業已經難以維持在巔峰時為標榜高質量而對產品標準設定的高冗余,在屢屢陷入虧損泥潭苦苦掙扎的時候,集體有預謀地修改數據,并由此降低成本成為萬不得已的“理性”選擇。

  隨著工業化過程全部完成,制造業逐漸衰落其實是一種必然結果。在世界各大發達國家除德國外,從英國、法國到美國,再到現在的日本幾乎都經歷過這樣一個過程。只不過有著“工匠精神”傳承的日本這個過程相對放緩了,但其宿命難以抗拒。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企業開始大規模向海外遷移,尤其是到了90年代,中國這個最合適的承接者在最恰當的時間出現,日本去工業化的進程大幅加快。國內只留下設計、研發和管理階層,工程師和普通員工日益邊緣化。

  在這種背景下,年輕一代很少愿意學習制造業相關專業,也不愿意進入制造業企業工作,制造業企業后繼乏人,只能吃過去的老本苦苦支撐。產品的競爭力在國際市場也越來越弱,很多企業不得不將制造業部分賣掉以斷臂求生。

  在日本制造類企業中,以前日本企業堅持的終生雇傭制度早已瓦解。在企業一線工作的員工很多都是沒有專業背景的臨時工。他們的業務能力和對企業的忠誠度和以前相比已經是天壤之別。企業也當然不愿意花功夫培養這些沒有潛在價值的員工,所以日產才會出現多年來都是沒有正規上崗資質的臨時工負責質檢的笑話。

  中國制造的下半場,有一場硬仗要打

  對中國制造來說,正在迅速地填補由美日等發達國家去工業化所留出的空白。

  但一個不得不面對的事實是:中國制造的成本優勢正在或已經喪失。眾多消費類輕紡和電子產品的制造商正在沿襲近幾十年來形成的全球化規律,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家轉移。

  每次出國,我都喜歡在商場里翻檢商品的標簽,尋找“MADE IN CHINA”這幾個親切的字母,近幾年在美國、英國、法國等發達國家的商場里,我找到的產品產地標簽,發現越來越多其他國家名字——孟加拉國、哥斯達黎加、厄瓜多爾、摩爾多瓦。

  另一個方面的威脅是,美國等發達國家重新認識制造業的重要價值,鼓勵和支持本國制造業的發展,部分制造業開始回流本土。

  在普通消費品領域,中國制造早已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但在非消費品制造領域,除了一些低附加值的產品,如汽車配件、工程機械、造船等行業,中國制造的亮點還比較少,僅高鐵等領域有了一些競爭力。作為制造業強國的標志,中國在高精度工作母機制造、精密儀器制造、高精度零件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設備制造等領域上才剛剛開始發力。

  中國制造的上半場比賽打得很漂亮,但下半場比賽的難度要大得多。國家安全、經濟發展、就業等各種因素都要求中國在高端制造業上有所作為,這是一場硬仗,是中國變得強大的必經之路。

  勞動力成本,不是關鍵問題

  從樂觀的角度看,雖然隨著中國勞動力價格的攀升,制造業尤其是低端制造業向勞動力價格更低的國家和地區轉移的過程正在發生,一些輕紡產品撤離中國的跡象十分明顯,例如越南已經超過中國成為耐克最大生產基地。但這并沒有從根本上動搖中國制造業的根基。

  過去的幾十年,發達國家不斷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家轉移制造業。先是輕紡工業,之后是電子工業、重化工業和裝備制造業,造成了產業空心化,美國尤其明顯。

  一場金融危機讓發達國家醒悟過來,沒有制造業的支撐,只靠服務業很難保持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吸引制造業回歸成為新的國策。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在國情咨文中反復強調,為了讓美國經濟“基業長青”,美國必須重振制造業,鼓勵企業家把制造業工作崗位重新帶回美國。同時日本也試圖出臺激勵措施避免產業空心化帶來的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問題。

  但現實的情況是,重振制造業對發達國家來說恐怕是覆水難收。中國已經在制造業領域占據了極佳的位置,成為全球制造業提供最理想環境的國家。

  在我主持過的一個制造業主題的論壇上,參加討論的有來自中、美、德、日制造業世界四強的企業家。我向他們提出的問題是:是否有將部分制造基地轉移到勞動力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家或者發達國家打算,沒有一個人舉手。

  我接下來的提問是他們有沒有計劃在中國增加更多的投資,或者建設更多工廠的打算。結果所有的人都舉起了手。他們當中既有生產多種機電產品的西門子公司、生產機械通用標準件軸承的美國鐵姆肯公司、生產汽車噴漆和檢測設備的德國杜爾公司、生產化工產品和材料的日本三菱化學公司,以及被吉利收購的沃爾沃汽車集團和典型的本土企業沈陽機床集團,涵蓋范圍非常廣泛,都是典型的高端制造業公司。

  統計數據也表明,在制造業尤其是高端制造業領域,所謂轉移或者回流的趨勢并不明顯。據中國美國商會調查,超過七成的在華美國企業仍將中國視為企業短期投資方面優先考慮的全球三大目的地之一;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的《日本制造業企業海外業務發展調查報告》顯示,日本制造業企業對中期有潛力業務發展所在國的選擇,中國仍位于第一名;中國歐盟商會《商業信心調查》亦顯示,在中國有重大投資計劃的受訪歐盟企業數目在穩定增長。

  勞動力成本的升高固然是企業投資需要考慮的因素之一。但在高端制造領域,這并不是決定投資的主要因素。雖然近年來中國勞動力成本提高迅速,但綜合來看,勞動力成本大體只占總產值的10%左右。

  與此同時,中國的藍領工人和工程師的性價比要遠高于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沃爾沃集團中國區總裁童志遠認為,中國的工程師水平如果跟德國、歐洲、美國比,優勢明顯。

  在我看來,中國之所以在制造業上有這么快的提升,一方面,像大家普遍看到的那樣,中國有大量廉價的、敬業的藍領工人。另外一方面,更加重要但卻被長期忽略的事實是中國龐大的高素質工程師資源。這是全世界其他發展中國家不具備的,這是中國制造業競爭力非常重要的元素。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中國普遍推行高等教育,開設了大量的工科院校,培養了大批機械、化工、電子等高素質的工程師隊伍,這在全世界各國的高等教育體系中,很難見到。

  據統計,近年來中國授予的近一半大學第一學位在科學與工程領域,美國這一比例只有33%。全球科學與工程領域的大學第一學位授予總量約為640萬,其中23.4%在中國,歐盟占12%,美國只占9%。

  當世界制造業中心向中國轉移之后,這些工程師迅速地和發達國家的技術對接,消化吸收外國技術的速度十分驚人。中國高鐵是這一現象的典型案例,中國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在幾年內就全面消化、吸收了來自世界三個國家的高鐵技術,并在此基礎上形成再創新的能力,這在其他國家是難以想象的。

  除了勞動力因素,物流商業環境、基礎配套設施、稅收商務環境,以及本土市場潛力等都是企業需要綜合考慮的因素,而中國在這些方面依然具有顯著優勢。同時,中國遼闊的國土和區域間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給產業梯度轉移提供了空間,制造業可以從東部轉移到中部和西部而不需要轉移出國門;在中西部提供生產要素的同時,東部又提供了市場需求,這種綜合優勢是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

  中國制造業需要避免高素質高智商人群的“去制造業化”。中國制造崛起的主因是工程師人才的儲備,要保持這種優勢,而不能讓中國制造業在尚未達到頂峰時就后繼乏人。發達國家的制造業衰落也都是從年輕人不再愿意念工程類專業開始的。

  機械制造是制造業的基礎學科,任何一個制造企業都離不開這方面的專業人才。曾經,幾乎每所工科大學都開設這個專業,由于學業繁重,對于智力和吃苦精神的要求較高,通常都會從高分的學生中錄取。但現在,類似的專業已經沒那么吃香。

  結語

  和其他國家相比,制造業對中國更重要。中國的工業化是自身條件儲備加外部機會的絕妙搭配,是小概率事件,但被我們抓住了。所謂外部機會就是從70年代末開始,日本、美國的制造業都在急著找下家,而東南亞由于其工業基礎和技術人才儲備較差,挑不起這副擔子。

  中國制造業的綜合優勢的核心是技術人才的儲備。中國的工業化后期才剛剛開始,這個過程至少需要兩、三代人的不懈努力才能達成。如果不重視對人才的儲備和培養,大家都去搞金融、搞高科技、搞互聯網,和制造業相關的工程師人才青黃不接,中國去制造業潮流有可能提前到來,在“青春期”尚未結束的時候就提前進入“更年期”。

  最近,中央提出要“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未雨綢繆,從長計議,向德國學習,打造從設計、制造、管理的一整套制造業的教育和培訓體系,從國家戰略角度制定長期規劃,鼓勵優秀的年輕人接受制造業相關專業教育并進入制造業領域應該引起重視。

69棋牌游戏官网